美女视频免费软件

.630shu.co,最快更新唐残最新章节!

荆湖时有太平贼据,其号最似官军;卒多笠帽覆甲大氅,皆以强弓劲弩、大枪长牌擅之;动辄攻以墙进,退则层替,守如凭垒;又最长土木营建事,所过处必修(土)垒建(木)寨,以为粮道与后路遮护。

自贼出峡江以蹿山西、东川,则官军、义绅皆死难者众之。

《三川时乱纪》

——我是分割线——

在大江深峡边上所响起的清快鼓点声中,已是一名队正的王秋骑着名为“大罗罗”的紫皮骡子,踏着整齐的步伐行走在队伍的最前列。

沿着涪州境内江边狭长的平地,一路向着西南走到了渝州境内之后,原本山峡深深包夹着江水的地势,像是一下子就张开了胸怀而变得豁然开朗起来。

在这里,两岸皆是如同不规整的散乱阶梯一般,逐级抬升而上的大大小小台地和低缓山坡。虽然实际上的绵延山势并没有因此降低多少,但是也让一路上看多了如墙崖壁和江滩上嶙峋乱石的太平将士们,不由有些耳目一新的感觉。

至少在这里,不再是除了沿江的码头市镇之外,就尽是人烟稀渺只有鸟鸣猿啼的苍莽葱翠。而是大片大片缘山而下的阡陌田亩,以及星星点点傍坡而立的村邑聚落。

脚下的道路也从江岸最常见,涨水后留下来的大小碎石,到十分粗粝的沙坡地,再到细腻无比的沙滩,最终有随着太高起来的地形,而显露出壤质丰富的红土来。

然后红土的颜色变得越来越深,又随着地势上的高低错落而显得层次分明起来;在这片颜色丰富的土地上,则是不规整分布这许多已经收割过的泛白干枯的水田,又簇拥和包围着一处处坡地丘陵上,依旧苍翠的茶树、果木等。

看起来就是峡江道诸州之中,相对富饶丰益的所在;而王秋同行队伍中作为被护送对象的堪舆队成员,也在沿途不断的土植和江水的样本,测量江水涨跌所留下的层次和痕迹。

超市俏皮女生可爱眨眼睛甜美图片

然后,他们就会在相应的山壁上用鲜艳耐久的颜料,留下一个个代表测绘数据和基准点的符号来,以供后续跟进的大队人马所参照之用。

只是沿途的人烟不少,但是几乎都都满了某种戒惧和警惕的意味。一些村子的木围上可以清晰看到端持着弓箭的身影,另外一些村子的外围上,则是还残留着烟熏火燎和其他破坏手段的痕迹。

偶然也有一些靠在大路边上的村邑,被彻底破坏和荒废了,而只剩下零星衣不蔽体的人影,游荡在鬼域一般的废墟上;见到远处路过的军队旗帜后,就无不是奔逃远远而去或是躲的不见踪影。

显然,外间绵连旷久的战火,也已经波及到了这些从属于传统意义上蜀地的州县了。想到这里,王秋不由看了眼同行当中的向导兼带路党的代表——起兵反抗朝廷的前涪州司马屈从行。

“这一路过来都将抵达巴县城下了,却并未见到荆南军窜逃的形迹啊。。曲司马有什么想说的么”

“这便就好了。。这便就好了。这说明宋老贼未曾败走此处,地方上也是尚未得以消息。。”

已过中年而生得孔武粗壮,却难掩愁苦表情的屈从行却是略微展眉道。

“我当初从渝州境内引兵而还时,地方上还是留下几个可用的旧部,兴许眼下能够襄助贵军一二呼。。”

然而半天之后,当他们抵达了最近一处屈从行旧部的据点——龙坪寨时,却见到的是被烧掠成白地的废墟;第二天再度抵达另一处据点江口镇的时候,发现同样也被废弃了。

屈从行的脸色也逐渐变得难看起来,而当他们抵达了渝州州治所在的巴县城外时,在城头上见到的却是一面完陌生的旗帜。

——我还是分割线——

而在天气慢慢变凉爽起来的襄阳城内,正在与诸位部下召开例会的周淮安,也再度接到了一个意外的消息。

“启禀都督,澧州捷报。。”

周淮安惊讶了一下,方才是遭受了挫败马上这么快就有捷报了么。他不由摆了摆手道:

“当场宣读出来吧。。”

米宝当即朗声念道:

“第七军中厢郎将曲承裕奉请曰:我部顺澧水而上聚兵七营,潜袭于澧阳城下。。”

“。以水陆各部的锣鼓号角、火器石砲并发,攻入石门蛮向助的城下联营之中;”

“时风急月高,乘势火起而蛮军大乱不可收拾,遂得十五阵大小联营皆踏破之。。。”

“蛮酋向助陷没于乱中,而缴获其旗鼓甲仗军资无算,其中大小铜鼓二十三具。。”

“阵中相继斩杀蛮兵三千有余,而俘获数倍之。又得解救羁困营中的青年男女数千口。。”

“城中旧朝荆南副使段彦谟闻讯大惊弃城而遁,遂得以城而下。。”

周淮安听着听着,却不由在嘴角当中略微挑起一线来,因为这份奏捷战报听起来风光雯月的;当中还是有好几处需要推敲和琢磨的地方啊。

比如他们是怎么在新败之后,轻易的潜袭到城下。又是怎么无后顾之忧的侵攻、火烧土蛮军联营的;城中的段彦谟部明明还占过上风,又是怎么一下子就闻讯弃城惊逃的。

随后,又有一份附录的文书被送到了周淮安的手中。他只是翻了几下就露出“果然是如此”的形色来了。因为在这份名为附录,实为请罪书的文件当中,曲承裕直言不讳与城中的段彦谟,临阵做了一个交易或者说是约定。

就是段彦谟派出使者潜往青化镇中,主动出卖了作为友军和外援的石门蛮。因此按照这个临时达成的约定,城内的段彦谟不提供某种掩护,而太平军负责将向助所部尽量留在澧阳城下。

然后,相应的荆南军放弃了澧阳城而留给太平军接管,自己力发兵向西前往攻夺向助起家的老巢和根基所在的石门县等地;而太平军不得追击和妨碍之。

关于他阵前擅自专断与官军谋求交易的做法和处理事后另说。只是让周淮安有些意外的是,曲乘裕还在阵前总结中,归纳出一个深以为经验教训的军事思想;便就是“结营寨,打硬战;徐推进”

难道他被千年之后的那个“曾剃头”给附身还是穿越了么,居然会提出这么个似曾相识的军事理念来。不过,仔细对照器具体的战力报告来看,却又是还有那么几分道理和实用性的。

因为他们面对的是具有一定流动性和熟悉地理优势的对手。因此结合“结硬寨,打呆战。”的根本要点,就是制造相应的条件挤压相应敌人的活动空间和战术施展余地。

最终迫使敌人在自己设定好的防御工事面前进行战斗,以削弱和排除其所具有的地利、人和上的天然优势;同时充分发挥自己在人员装备、物资保障上的主动优势。

所以说,后世那些太平天国的将领们,某种意义上说还真是输得不怨。进一步说,这个道理或者说是战术理念,也可以适用在当世大多数的农民起义军身上。

因为,大多数农民都没有稳定的根据地,也缺乏经营治理的手段来提供较为长远的后勤保障;一旦受阻于某一处坚垒治下,很容易就会陷入到物质匮乏和士气低落的困境中去。

而作为防御方,只要少量兵力和物资就可以守住相应的交通要点,来遏止和拖阻相应农民军的流窜和渗透;然后以相对从容的状态集结大部队,对其进行力进攻或是追击。最终很容易达成击溃或是歼灭的结果来。

当然了,这种战术手段的使用也要根据环境来因地制宜。比如在一马平川、四通八达的中原河南平原上,与在水网密布的江南水乡,或是山川丘陵面连的荆湖之地,所实行的成本和代价也是差别甚大的。

比如在位于洞庭流域的澧州之战,就可以得到水军的支援和水运输送的配合。而在北方的大平原上,就需要更多的据点作为支撑点和诱饵(铁毡);以及大量作为机动的骑兵,来充当遮断、封锁对手的角色,乃至是一锤定盈的决定性手段了。

而在襄州西南数百里外的醴州境内。

“可知城中的豪姓大户何在。。”

当曲承裕正式入据澧阳城后,对着自发前来迎接和慰劳的父老代表,不假辞色的问道。

然后对方的强颜欢笑却是变成了满脸的悲苦道:

“回将军的话,这城中已然再没有什么豪姓、大户了啊。。”

“怎会如此。。”

曲承裕不由的重重皱起了眉头。

“不敢相瞒将军,小人所述句句实情啊。。”

对方却是吓得一头跪倒在地上浑身颤抖的道

“这城中的豪姓、大户之属,历经了患乱下来,已然是破家亡户无算。。而今,就只剩下我等这般苟延残喘下来的小户、中人之家了啊。。”

而后,曲承裕才陆陆续续明白了对方言下之意中的详情。当初向助兴起于石门而入主澧阳城中时,就已经让麾下的土蛮联军很杀了一通反抗者以为震慑。其中就顺势抄没了许多澧阳的豪姓大户之家,以充军资和犒赏。

后来向助再度兴兵攻入洞庭以东各州时,也在地方穷括罗收和抓丁了大量城中青壮以为从军役使;又再度催逼和抄了仅存的殷富之家作为发兵之资。

等到他在洞庭西畔兵败之后,这些物质和人手都都被抛弃在了当地,而只有一些轻装部曲相随。然而这时,段彦谟的荆南军也来了。一路潜袭到澧阳城下,杀败了向助留下的少许蛮兵,算是代为朝廷光复了此地。

然而城中士民还未来得及庆幸,这段彦谟就开始清算那些曾经助蛮、协蛮的人家,一时间被抓获拷打逼迫献出家财以自赎的人等不知凡几。虽然还有一些外向来投奔的乡土豪族,富户亦是不得其免。

这一次的移兵出走,更是事先把街上所能看得到的男性青壮,都被裹挟入了军中。

因此如今的黎阳城中,几乎都是以几经患乱剩下来的老弱妇孺为主。难怪身为荆南节度使副使的段彦谟,会这么痛快的临阵反水放弃澧阳城,而转向谋取向助的老巢——石门等地。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