奶茶有容乃大app手机版

当色发白和雪停晴之后,晋军沿着汾水沿岸的官所设立和布防的诸多寨垒,已经变成熊熊燃烧中的火炬,又是余烬袅袅的残垣断壁。

当然了,这是为了阻挡太军追击的进,他们毫不犹豫的点燃了这些费了老大功夫和气力,拆了不多少民家材,所立起来的营寨和垒。

因,后还是小部分成制的晋军,在河对岸的太军将骑兵部队渡过河来之前,就随着主将石绍雍(臬捩鸡)抢逃出了太军未合龙的包抄和追击之势;

离开了鼠雀谷内的狭隘地势之后,来自晋中盆地的旷野就了然在望了。除了远处野中横亘和河畔与之间的座介休城。然而在介休城内却是另一种气氛。

作为一座河中军和河东军往复争夺和易手过多的城池,自然也在一刀兵与血火的过滤和迎来送往当中,让城内姓成了努力维下去的独有生存之;

然而到了时刻,这种苟且而卑微的生存之,也再也难以维和持续下去了。因为,城内的剩余晋军以协助守城为由大举触动,几乎是敲开了所有的门户,将这些人家当中仅存的口粮都罗括一空。

而些当年纪的青年男女,更是分搜拿和罗括进了军营之中,号称是要助军和协守;甚至就连些亲近晋军的显望之家也不得其免。然而这就给介休城内的恐慌气氛愈发的火上浇起来。

因为,这也变坐实了晋军已经遭惨败而覆亡在的某种实;因一时之间城内谣言风起而充斥了极度悲观的绪和气氛;乃至传出来了晋军将要火焚尽城,而不给敌方留下分毫的传言。

因,在某种恐慌绪和迫切谋自救的心驱使下,城内硕仅存的头面人物和大族的,也纷纷聚集在了城内古老的众场所之一——后土祠的后殿中,长吁短叹起来:

“不当人子,真乃不当人子。”

“这哪里是要野坚壁,这是要咱们的啊!”

“率兽食人啊!,这不是率兽食人,又能是呢?”

向日葵の少女宫本佳林甜美面孔写真图片

“这些沙陀胡,日穿的是汉家衣冠,得是汉地的官,可骨子里终究是塞来的虎狼之性啊!”

“眼这要大不妙了,就露出彼辈本来的真面目了。。这是欲将满城士民子女,都视若宰割的猪羊?”

是也有人示不同的见,:

“可太贼又是好与的?彼辈素来不喜衣冠户与势户之属了,怕不是要抄拿问罪,多少人因破家散族了。。”

又有人驳:

“也总比丢了性的好啊!太贼要的固然是诸的身家、奴婢和丁口,可是眼下晋军怕不是都不给人了。。”

这时又有人充满侥幸的和稀泥:

“当不至于如啊!就算是当年与河中攻之际,也是始终要借助我辈之力的,不然钱粮丁役何以所出?”

然后又有人叱骂:

“这个糊涂蛋还没白,番沙陀胡走了怕不是再没有多少归还的打算了? 自然也不用顾惜地方的民力、人心了。。”

当就有人大声附和:

“是如? 彼辈继而如倒行逆施而不顾一切,怕不是早就心存去而都朝廷也都难以维? 可笑我辈尚且还蒙在彀中? 为之犹疑不定?”

着又有人慨然喊:

“诸!这些年多少和变故都经历过来了;眼下再不写法子和手段自救? 难就这儿顾涕泪而坐以待毙。。”

这时候? 就见一名淡青色官袍的身? 匆匆忙忙跑进后土祠的后殿当中,而上气不下气的对着在场异

众人:

“我在转运司得到了消息? 安(诲)运判,在秘密使人集薪炭脂? 声称要与贼军玉石俱焚呢!!”

这下,在场中人闻言不由纷纷叫骂起来:

“岂有理。。”

“该死的杀才。。”

“这就不给人了。。”

眼见的就是迫在眉睫的存亡之际,这些城内硕仅存的头面人物和首望之家的? 也终于迫达成了某种初步的一致;就是头发动家仅有的子弟、壮丁和奴仆,抱团起来努力争一线生机。

然而? 就在他们粗粗选好确认了几负责不同城区和门户的领头人之后,却又再度到了间传报一个的消息,而当然哗然大惊起来:

“安(诲)运判,带人前往后土祠来了。。”

一时间? 他们不由面面觎而互充满惊惧的猜疑起来,难是在场众人中出了内鬼和叛徒? 而将晋军的头领给引过来,将其密谋中人一网打尽了?

然后还没有等他们出应的应和分辨出个子卯寅丑来,个子不高而手脚粗短甚有威严的汾州刺史,兼河东面转运判官安诲,就已然大马金刀的跨入后殿中来了。

见他着殿内尚未离去的后这十数人,不由眉头一挑而用一种不容置疑的粗声线:

“诸既然都在这儿了,也算是省了我一番手尾了。。”

然而他的话音未落,突然间就听见身后的大殿门户轰然合上,而将留在间数步之的亲从彻底隔绝开来,而随机就爆发出激烈的惊呼、缠斗和厮杀的惨叫声。

而一身方便行动服的安诲,也留在殿内留下的这些人纷纷拔刃给团团包围起来,而不由用某种齿冷的声音喊:

“鼠辈安敢,”

“都是尔等沙陀胡逼的。。”

领头人之人大喊一声,就挥刀砍击过来:虽然当场就安诲拔剑架住,却禁不住更多刀剑自身后、身侧挥斩而来;虽然他也是马背上出身的沙陀族人,一时间左挡右格的面顾失彼起来。

因,就在一刻多之后,身上已然多出好几处伤口的安诲,就断然撞开一处横隔窗扉,而带着许多碎片的顺势栽倒滚落在地上,而毫不犹豫的带着身上插入的木片奔逃而去。

因为,他所带来的一队亲从和扈卫,就在后土祠的前殿和门守候着;要会一处就可以退军中,再轻易杀、屠灭,这些有布衣和短兵的乱党,然后好好的算他们的家门。

然而后殿内的中人既然已经动手了,却又哪会轻易让他走脱了去呢?这时候,就算是为首鼠两端是心存侥幸之人,也箭已离弦无法头的本理。

因,就在安诲奋力冲刺的同时,不断有人涌出来拦截和围攻他;而这些人转为文职之后的终日酒宴与美色的消磨,也让他睥肉横生的越发身粗胖起来了。

因,本可以追随在晋王阵中策马冲刺数阵,还能继续落马步战好一阵子的安诲,在半响之后也感到了某种吃力和喘不过气来,而他身上的创伤也变成了十多处。

是因为他早年身在行伍当中的经验和身体本能使然,让他在创的同时也避过了为要害和致的置;是在这不过步的短短距离之内了一地血,也留下好几具尸体的安诲,终于还是减速下来了。

“运判莫慌,某来助!”

这时候,前方突然冲过来几名身穿戎服的身而大声叫喊:安诲定睛一领头之人,却是他所负责运司衙门下来的一名将校;不由心中一宽,却是后一口气也泄来下来:

“好,我当好生奖赏。。。”

就在他们与安诲错身而过迎追兵的一刻,安诲突然就身体一停顿了下来;却是有两柄横刀从身后捅进了他的后腰和肩胛下,而让安诲吃痛失声而能用挥剑斩,却又挡驾住;

然后又有一柄刀尖像是游曳的毒蛇一般,刺在了他露出破绽的肋下部;痛得安诲能喷血吐出一个字:

“!!!”

“小人虽是运判的麾下,更是妻儿老小具在的本城人士啊!”

名将校一边嘶声释,一边毫不犹疑的推刀搅动着从他后背的穿透而出,带出大片的血水来。

因,当片刻之后隔断和阻在前殿的扈卫们,终于撞开门户闯进来之后,见到的就有僵半坐在地而血一大滩,俨然死不瞑目的安诲尸体了。

然而,他们也当场爆发出一阵哭喊和叫嚣声来,却是茫然顾之后没有为安诲报仇的心,而是就一哄而散自奔前去了。

于是,在一队太军头步骑,在断断续续的风雪之中,抵达了介休城之后;见到的就是俨然自内而敞然洞开的门户,以在门楼上继拔掉丢下来的河东/晋军赤焰旗。

与同时,因为转运判官安诲之死所导致的一连串混乱,而丧失了对于城内人马控制力的左横冲都挥石绍雍,也带领着身边仅能召集到的数骑,再度仓促而狼狈的掏出了介休城门。

Tagged